欢迎你访问东方财富观察网
首页 > 信托

信托产品提前兑付“玄机”

2020-06-26 09:14:40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报记者/陈嘉玲/北京报道

  6月2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金融人士处获悉,近日云南国资委发布《关于省属企业到期债务情况的报告》的批示,要求所有省属国企必须牢记严控新增债务,并且所有高于6.5%利率的债务,特别是大于7%的必须“千方百计换掉,并严禁再有类似”。此前,江苏多个地区亦曾发文要求城投公司压降融资成本。

  与此对应的是,市场上多款两年期的江苏政信类信托产品,已于近期提前兑付。

  近期因TOT项目逾期深陷舆论风波的四川信托,其官网也显示,部分信托产品提前兑付。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至少7只房地产信托产品被提前结束,涉及资金规模达4.95亿元。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信托产品提前兑付的原因,主要是融资方置换更便宜的钱,或融资方爆出风险、信托公司“排雷”所致。

  受访人士透露这背后的一些操作称:比如,有的信托公司为了争夺业务,以优惠利率吸引融资方发新信托接续旧信托;有的信托公司则“移花接木”,以当前较低的收益率募集新一期资金,替代此前募集的高成本资金,从而获得更大的利差。

  信托收益率创三年新低

  融资方用便宜资金置换高成本资金,是信托产品提前结束提前兑付的重要原因。

  近日,多个提前兑付的信托项目中,理财经理通知中也透露了这一信息。“融资方要求,每期满一年就开始兑付”;“年前签的协议收益高,现融资方拒绝提款,项目作罢”;“因融资方流动性充裕,目前暂停进款,已进款客户将于近期提前兑付本金”……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6月份以来,十多家信托公司提前兑付未到期的产品,其中政信类和房地产类产品成为“撤资”大户。

  “融资方提前还款后再融资,融资成本可以降低300~400个Bp。再融资渠道包括地方债务置换、银行贷款、企业债券等,也有部分融资方会通过新的信托置换更低成本资金。”某信托公司资深信托经理告诉记者,“这两年发的高收益信托产品有可能会大面积提前兑付。”

  今年3月份以来,多个地区要求城投公司压降融资成本。江苏泰州、盐城、常州要求县级市(区)下属企业融资成本不得超过8%,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据媒体报道,苏北某地市一区县融资平台3月份融资成本是9%,4月份降至8%,而6月份已降至7.4%。

  5月份,信托圈内又传出某大型地产商大幅下调融资成本的消息。中部地区某信托公司房地产业务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其所在信托公司就有该地产的项目提前结束不再续做,“现在一些大型房企能通过银行贷款或者公开市场发债拿到更便宜的钱。”

  比如公开发债的融资渠道,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20日,今年城投债共发行2570只,发行规模约为2.1万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24.31%。同时,房地产行业共发行392只债券,发行规模为3472.39亿元,同比增长11.14%,大型房企的公司债券利率区间为3%~4.5%。

  “近期提前兑付的这几个项目都是高收益的优质政信类。”投资人杨先生对记者分析表示,这些信托产品主要为2年期,收益率超过8%,比如某信托宁波奉化项目收益率最高为8.3%,某信托常州金坛项目收益率高达9.4%。

  据了解,今年以来,信托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调。根据用益信托网最新统计数据,5月发行的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为7.49%,而2018年和2019年全年发行的集合信托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分别为7.94%和8.16%,可见当前收益率已是近三年的新低。

  规避风险“排雷”

  “提前兑付未必是坏事。”近期踩雷四川信托TOT项目的一位投资者则表示。

  对于信托产品提前兑付的原因,用益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认为,一是融资方提前结束项目,包括融资方资金充裕,避免融资集中到期风险,或者获取更低成本资金等。二是部分信托公司提前结束,是项目出现风险问题时不得已的选择。

  上述房地产信托业务负责人也告诉记者,项目提前结束还有其他可能,一是房地产销售回款后陆续偿还本金;二是信托公司出于项目风险考虑,提前结束项目,要求融资人提前还款。

  “融资方出现风险,包括公开市场债券违约、出现重大的负面舆情、股价大跌导致被冻结查封等情况,都可能会引发信托项目提前结束。”上述信托经理告诉记者。

  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由于交叉违约等风险,信托公司要求提前结束的信托产品增多。比如,近期三盛宏业出现负面舆情,其所持有的中昌数据(6.700, -0.22, -3.18%)(600242.SH)股票遭到法院查封,且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因此爱建信托依约书面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要求融资方提前还本付息。

  实际上,部分信托成立之初会事先约定交叉违约条款。比如,近期新发行一款房地产信托产品的风控措施有这样的描述:“设置交叉违约条款,截至5月底某地产在我司存续项目4个。本项目违约均可触发祥生地产与公司合作的其他项目或签署的其他合同项下发生违约的条款。”

  上述房地产信托业务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之前能操作土地前融业务的信托机构,可以接受土地后置抵押。但如果后续抵押不了,就会出现项目提前结束提前清算的情况。

  除了传统的政信类和房地产类信托外,去年以来,消费金融信托产品也出现提前结束的情况。比如,今年1月初,光大信托“弘禄买买1-3号”因底层资金回流情况远超预期提前兑付;2月底,西藏信托官网也披露“微塔斯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因资金闲置率超过50%终止放款、提前进入摊还期。

  据南方某信托公司研究发展部负责人表示,疫情导致助贷机构部分消费场景的业务量锐减,加上市场上资金成本降低,信托公司可能会考虑收缩成本较高的资金体量,置换部分成本更低的资金。

  也有业内人士还指出:“可能是由于资产质量引发资金闲置率超过阈值。去年以来,消金行业的逾期率在直线上升。疫情使得消费信贷市场的逾期风险增加,风险甚至可能会向上游的信托公司传导。”

  多位受访人士还提到,当前信托不良资产处置加速,此前得到延期的部分融资方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兑付压力,继而触发其他项目的提前结束。

  信托公司“移花接木”

  部分城投平台转向新信托获取低成本资金背后,还透露着同业之间的竞争。一位从事城投平台业务的人士表示:“比如去年项目的收益率一般是8%~9%,现在市场上优质项目很少,有的信托公司为了争夺客户,也会给出更优惠利率。”

  此外,上述资深信托经理透露,一些提前结束的信托产品,可能并非是被融资方置换,而是被信托公司“移花接木”。在融资方的融资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信托公司以当前较低的收益率募集新一期资金,用以替代此前募集的高成本资金,从而获得更大的利差。

  不过,多位受访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主要是通过资金池来做。现在监管非常严格,很少公司会这么干,资金池也不允许再投非标。

  置换成新的信托项目,成本并不低。前述房地产信托业务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虽然融资利息有所降低,但是销售费、评估费、保险费、公证费等都是要项目成立时一次性付清的。通常大部分信托公司都会收取头息(记者注:业内行话,意指首次支付的利息),成立不到半年结束的项目至少要给半年的费用,满半年按照实际用款天数计算。”

  此外,一些信托项目分期还本付息,比如投资人100万元认购一个两年期信托项目,半年期满时拿回10万元本金。上述信托经理告诉记者,中长期项目会通过设置分期还款,加强贷后管理,及时了解融资人的经营情况。但部分信托公司轻视投后管理,比如1亿元贷款半年时还5万元本金,根本起不到逐步压缩风险敞口、避免集中到期风险的目的。

  之所以会有上述操作,主要是因为,原银监会2010年下发的《关于规范中长期贷款还款方式的通知》中要求,中长期贷款“实行分期偿还,做到半年一次还本付息”。本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半年还本通常是形式上的,‘5万’只是为了合规”。

  在实际业务操作中,半年还本条款,明确标为“贷款”的信托项目会设置,资产收益权、债权回购等融资类业务通常不设置;还本额度上,有机构称“监管没有硬性要求,有还款动作即可”,也有机构要求每半年偿还贷款规模的10%。

  值得注意的是,开头提到的四川信托提前兑付项目,部分并不满半年。比如,川信·温州多弗绿城翠湖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今年1月上旬成立,期限12个月,刚满半年就提前终止,公告对此解释为“根据信托文件相关规定及信托计划实际运行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上述7只房地产信托均是按期部分结束,比如“温州多弗项目”提前结束的是第1、2、4、16期等共八期。

  在TOT项目逾期的同时,四川信托官网显示,四川信托部分信托项目提前兑付,主要包括泽信优债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儒辰临沂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迪花熙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天府2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

  本报记者统计,今年6月份以来,至少7只房地产信托产品被提前结束,涉及资金规模达4.95亿元。

  “项目的资金来源是什么,会不会与近期的TOT资金池的处置有关?”有受访人士指出:“部分提前结束确实有点奇怪。”

  对于房地产信托批量提前兑付,截至稿件刊发之时,四川信托方面暂未作出回应。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邮箱:123456789@qq.com

东方财富观察网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